アキキ阿晖

松屋,被全科老师安利,鸡肉确实很有嚼劲,咖喱味一般般

廃棄ロボットの夢 翻译

廃棄ロボットの夢

鈍い 鈍い 鈍い 腕を上げて

胸の 胸の 胸の 錆を剥がす

あぁ

孤独な夜中に立ち上がり

穴を掘る 記録を探す

僕が目を覚ますその前の

人間が夢なんかを見てた頃

遥か昔の科学家達が

宇宙を目指し夜空に消えた

見捨てられた僕の、僕の心に

浅い、恋が生まれた

深い 深い 深い 海の低で

君の 君の 君の 声を聞いた

あぁ

廃れる最中のメッセージ

指し示す新たな母星

誰のものでも無い星から

次は空、示す星へ飛んて行く

(人間の夢は、僕の夢でもあった)

(気が遠くなる程に 遠く掘った海の低から)

(今まで見たことない情報が、出てきたその時)

(僕の身体は気持ちと共に、空へ高く昇ったのだ)

時間は戻り人間の夢

声の主を僕は見つけた

腕を伸ばして

遥か昔の科学家達が

宇宙に向ける駆け出した頃

ずっと眠る、眠るロボットの夢

そこに、愛が生まれた




废弃机器人的梦想

缓慢的 缓慢的 缓慢的 举起手臂

将胸膛的 胸膛的 胸膛的 铁锈剥下

啊——

在孤独的夜里站起来

挖洞、寻找记录

在我醒来之前的

人类怀揣梦想的时候

很久很久的以前的科学家们

以宇宙为目标,在夜空中消失了

被舍弃了的,我的,我的心里

淡淡的,爱恋诞生了

在幽深的 幽深的 幽深的 海底

听到了 你的 你的 你的声音

啊啊——

废弃了的信息中

指示着新的母星

从空无一物的星球

然后是天空,向指示的星球飞去

(人类的梦想,也是我的梦想)

(遥远到模糊不清,从遥远的被挖掘的海底)

(至今为止没见过的信息,出来的时候)

(我的身体与感情一起,升向高空)

时间回流,人类的梦想

声音的主人,找到了我

伸出手臂

很久以前的科学家们

奔向宇宙出发的时候

一直沉睡着的,沉睡的机器人的梦想

在那里,爱诞生了


























【soramafu】まふまふ沒有變回男孩子

春君:

①黃暴 ②單方性轉 ③恋の魔法はメロルリラ 衍生,但不屬於天蠍男友




【全文請戳我微博(๑ºั╰╯ºั๑)→微博


 



哥哥表面上看不出來,內在可是貨真價實的肉食系。






( ATR )アイスリープウェル翻译

i sleep well

翻译:阿晖 

润色:@黑暗料理

如这般毫无实感的
放开了你的手
离别的悲歌奏响


纵可再次牵手
仅靠如此无力的指尖
无法唤醒爱睡懒觉的你



即使这样的歌唱也
仍无法知晓心底真意
就连最重要的东西
这个世界 也正在崩坏


晚安
不管多么遥远的分别
若你哭泣
我会于梦里见你
叩击小憩的窗户
请回答啊
euphoria (幸福感


无论重复多少次
如果连知觉也能舍弃
那么不需要 什么也不需要了
今天也平凡的深眠


于旧地重逢吧
晚霞镀染的巴士
将这么美的眼眸夺取的风景
什么都无法怀疑


乘上繁星铺制的床单
穿过羽毛笔描绘的天空吧
为什么 为什么
又一次 梦醒了


告诉我啊
在自私的爱中诞生的意义
因神明的任性
在忘记之前
这么悲伤的世界
不愿再了解啊
euphoria


肩上的黑发 白色的礼服
箱庭中
顺着脸颊滑落的泪水
在寂静中消失殆尽


爱 萌发的爱意
两个人一起去寻找吧


bye bye 我们会见面哦
悲伤的事物 全部都忘记吧
叩击小憩的窗户
请回答啊
euphoria


无论重复多少次
如果连知觉也能舍弃
那么不需要 什么也不需要了
今天也平凡的深眠
就这样 深眠
在夜空下前进 就这样不放开你的手
这是曾想要守护的
未来啊
不明了的
已全部消失
陷入不会醒来的梦



【s!nsora】Bang Bang

#句子有借用
#初投稿
#意识流
#配和歌曲“Bang  Bang(my baby shot me down )”食用更加

♥准备好了吗

铁门锈的很厉害,应该踹一脚就会倒下吧
soraru也明白,他逃走这一年,听过许多他的传闻,他早就不是那个穿著白衬衫,站在自己面前,怯生生地叫自己学长的少年。也不是刚进入公司的飒爽青年了。

虚掩的铁门透出月光,水银般的泄了出来。
soraru“砰”一下踹开铁门,抽出枪指着屋内的人。
那人站在窗前,金发在风中肆意飞舞,清辉的蜘蛛耳坠时闪时灭,细细的银链纠缠着内部挑成紫色的发丝。

月光洒了满地。

S!N背对著他,全身沐浴在月光之下, 他在唱歌。   
低沈的,微微沙哑的迷人嗓音。

Now he's gone  I dont know why

Until this day, sometimes I cry

He didn't even say goodbye

He didn't take the time to lie

Bang bang, he shot me down

Bang bang, I hit the ground

S!N偏过头看着soraru,举起手,摆成手枪的姿势,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声音压得极轻极轻,哼出了最後一句:     

“ Bang Bang,my baby shot me down ”       

soraru僵硬了一下 , s!n好像知道soraru在想什麽,神情非常柔和,掌控了自己的高姿态。

soraru攥紧了枪,强行压住了自己翻滚的情绪。
soraru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来,单是看着那人微翘的嘴角,呼吸就变得粗重,胸口的苦闷感搅动着心脏 。
好难受,要窒息了。

逃开他身边的这一年,没有一天自己不是活在s!n给自己的记忆里的,终于见到折磨了自己那么多日夜的凶手,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   

s!n压着步子走向soraru,soraru不动声色的开始后退,s!n一步一步就像踩在自己的神经上,
“Soraru你如今要以什么身份站在这里呢?”

“s!n你…”话还没说完,Soraru的冷汗就下来了,s!n靠的实在实在太近了。但s!n十分欣赏他现在狼狈的样子,抱著臂在他身边走了一圈,伸出手把soraru拉进怀里。

“啪嗒”soraru早就手软的不行,枪立刻就掉到了地上。

“啧啧啧,真是可惜了”s!n拉起soraru颤抖的手 。

抵着自己心脏摆成手枪的姿势。

“那么宝贝儿,你是要干掉我还是要干我呢?”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分割线♥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_(√ ζ ε:)_这里阿晖~~
一篇莫名奇妙的文!
虽然不是第一次写但是第一次这样正式发出来!
其实只想写最后一句话(x

谢谢看到现在的你♥
经常很想写那种绝望拉扯的文
但是根本写不出来www

w/

  

#勿帶三

#意識流       

まふまふ不知道如果當年沒有過激的癡漢的行為讓そらる注意到自己,嫌棄了自己也好,他們是否還會有現在的故事。

不用看着身旁熟睡的そらる ,都能感受到霸道环着腰部的手臂,连睡着了都不肯放开自己。温暖透过神经传输到大脑,清楚让まふ感觉到自己在被そらる占有着,但也心安的不得了,這种幸福的要溢出来的感觉,也只能是そらる能给自己吧。

“才能到底是什麼呢,”まふ回憶著在網路上看到的話,自己經常被調侃成癡漢成功
上位的代表,但是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自己的才能透過光纜大肆的擴散著 ,讓そらる再也不能忽視自己的存在。

甚至連組成組合都是そらる提出來的,有一天晚上まふ接到了そらる的電話。 這或許在別人眼裡是順理成章的事,他們之間遲早會有一個人戳破這層紙,但まふ明白那可是那個そらる,他看着他那么多年, そらる那点小脾气他一清二楚, “ええええ??そらるさん去喝酒了嗎?都開始說胡話了。”没有正面回答そらる的话, まふ开始最擅长的装傻。

“成为组合吧,你知道我是认真的”

そらる冷静的声音透过屏幕,一字一字的打在まふ的心上, 自己對そらる的愛毋庸置疑,但里面的爱太复杂,单纯的仰慕,坑脏下流的性幻想,天长日久衍生的过分的独占欲,这些粘稠的感情都让他只敢在网路上小心宣泄出一二分,不敢再多 。

“你好好考虑一下吧。”そらる了解まふ,自己也不逼着他马上回复自己,挂了电话

まふ摸了摸自己的脸,面部升高的体温能清楚感知手指的冰冷,直到心跳稍有正常才的打开了line

【そら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放弃了一直伪装的自己的颜表情,まふ觉得自己可以拼一拼,不会有比以前那样再坏的结果了

【我很清楚,不明白的人是你吧?如果你想和我成为组合的话就明天拉面店见】

…不愧是そらる,对待事情干脆利落
一夜无眠

本以为自己连难熬的困倦都能不在意,对そらる的爱意也能很好的隐藏,但那个雨夜门外充斥着怒骂声,自己就快崩溃的时候,是そらる闯了进来,细密的雨点升温了自己一直压抑的感情,雨点吧嗒吧嗒的与自己心跳声连成一片。

まふ坐在地上保持着抱膝的姿势把脸埋到了そらる伸过来的手里,“出现了呢,まふ的勇者大人。”

或许是当时的气氛不允许そらる吐槽,或许那时候そらる也被水气熏昏了头脑,他就弯下腰在まふまふ后颈落下一吻,

www临摹了大大的画,第三次用水彩来着完全是个新人www